欢迎来到名家春秋网!
作品定制
通栏广告
当前位置:主页>秦汉名人传记>
会古弥今话魏良
2020-06-10 15:33 来源: 本站原创 作者: 秦汉 点击:
◆文/秦汉
魏良者,豫之偃师人也。
偃师者,西周巨匠也。为周穆献倡偶,喜怒哀乐,酷肖常人,实皆傅会革木胶漆白黑丹青之所为。后,周武于此息偃戎师,偃师遂名。号“华夏第一王都”,出高僧玄奘、名相吕蒙正;葬伯夷、叔齐、吕不韦、田横、王铎、颜真卿、杜甫诸名家;成许慎、张衡、蔡伦、班固、王充等辈。物华天宝,生民乐土,山川形胜,帝都之乡。
上溯三代,魏氏居东都,悬壶济世,其店有匾,雕刻“功同良相”。古语云:不为良相,便为良医。良之祖父,清末茂才。茂才者,秀才也。四书五经烂熟于心,琴棋书画了然于胸。后,举家长安。乙未(1955年)孟夏,魏良诞。
魏良幼时,祖善医术,父为工匠。学前,祖父即督其习字,管教甚严。亲为其影格——“一去二三里,烟村四五家,亭台六七座,八九十枝花”。良时年幼,尚不省悟,照猫画虎,应付差事。趁祖无备,常溜之街巷,观人弈棋。祖父尾随之,以烟锅叩其首,遂返家习字。然,心不在焉,非己所愿,依然故我,如是数年。少长,习“春游青草地,夏赏绿荷池,秋饮黄花酒,冬吟白雪诗”,仍不自觉。祖父以其少小顽劣,语其曰:
“字者,人之颜面也。白日不怕人借,黑夜不惧贼偷,金银无如其贵,家什何及其富。怀揣一技,安身立命,汝当谨记,或可受益!”
良不晓其义,亦无入于心。一如昨日,无所寄托。
人之一生,非遭天谴,人人可谓千里马,唯伯乐不常有。己巳(1965年)春,良时在学,一次作文,钢笔无墨,良遂以小楷书之。先生得之如至宝,以之为范。众目睽睽,得此褒扬,欣喜异常,暗自盟誓。良受此激赏,似有顿悟,由不自觉而自觉,往昔日习二贴,已觉疲累,而今三四碑帖,居然如囊中探物,易如反掌。人生之艺旅,由是起征程。
翌年,旷世运动,风起云涌,文攻武卫,四海翻腾。有梁漱溟者,做打油诗描摹时状——
其一
十儒九丐古时有,而今又名臭老九。
古之老九犹叫人,而今老九不如狗。
其二
专政全凭知识无,反动皆因文化有。
倘若马列生今世,也需揪出满街走。
是时,良入中学,随波逐流。大字报、大标语甚嚣尘上,保皇派、造反派战斗不已。良因其字,常受命书写。大字、小字、美术字,字字用心;壁报、板报、大字报,报报精彩。真所谓“英雄以武报国,儒者因文鸣世”。如是学以致用,功力日深。常言道,生逢乱世,无所作为,亦不尽然。余以为,世之治乱,人皆沉浮其间,心怀叵测者摇旗呐喊,浑水摸鱼;心地善良者恪守正途,不越雷池。魏良于书写中寻找自我,充实自我,超越自我,成就自我。
参天之木,培基固本,非一日之功;可造之财,日积月累,岂一曝十寒。老子曰:道者,百姓日用而不知,其时之魏良之谓耶?
甲寅(1974年)秋,时局未稳,缓解压力,上山下乡,人口迁移。魏良赴耀州,居农舍,做农活,时人谓之“再教育”。凡知识者,监督于无知者。因良字秀,常召之大队、公社,写标语,办墙报,搞宣传。他人八分工,独魏良十分。且重、脏、累诸事,常可规避,他人皆妒羡,盖因其一技之长也。
命运之转折,人一生无多。凡意诚而技巧者,无不脱颖而出。其苦、难、磨、炼,皆为功成名就之基石。
丁巳(1977年)端月,魏良返城入厂,司翻砂职。所谓翻砂者,铸造浇筑之预备也。凡三年,亦因其字秀,调团委,司宣传,身份骤变。
曾几何时,书法渐热,几成时尚,举国追捧。征稿接二连三,大赛隔三差五,展览铺天盖地。魏良始觉机遇悄然降临,使浑身解数,亦是投石问路。有竞赛必投稿,有展览必亲临。俗语云: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。未曾想,十投九中,且名列前茅。动辄奖项莅临,引来四邻羡慕,时人谓之“获奖专业户”。由是胆愈壮,心愈诚,习愈勤,技愈工。
长安书坛,大鳄云集。有程克刚者,真草隶篆,诸体皆工,犹以小篆为人称道。时卜居太阳庙门,魏良居竹笆市,相去未远,亦是有缘。慕程先生之为人,赏程先生之书品,初生牛犊,不畏猛虎,斗胆前往,自报姓名。携习作一卷,企先生指点。程先生望之俨然,即之也温。语良曰:先欧后魏,切忌贪多。
魏良不明就里,再叩先生宅第。观良习作,先生又曰:学?不学?
魏良如坠五里雾中,未几再访先生,先生释其惑曰:学,不学,语出《道德经》之“慎终如始”。学人之未学,有黄山谷之《松风阁》,汝当一试!
自此,魏良醍醐灌顶,始觉书法之事,赖一己之蛮力,如盲人夜行矣!遂摹《松风阁》数载,由字入书,由描入法,始入正途,渐入佳境。与吾促膝,情真意切,谈及程老,念及吴氏,感恩之情,溢于言表。
唐之韩愈,其《马说》乃千古绝唱,无人企及。“世有伯乐,然后有千里马。千里马常有,而伯乐不常有”。吾以为,千里之马常在,伯乐亦常在,伯乐得千里马,千里马则超凡脱俗矣。千里马得伯乐,伯乐则愈益知名矣。
长安三大吴氏,善书,人道“行草大家,丹青妙手”。魏良与吴氏友善,结识于书展。辛酉(1981年)夏,上司授意魏良寻一名家书一匾额,良以程氏、吴氏之交情,恳请程、吴皆书,后纳吴书。招牌甫亮,观者驻足,旅人下马。金字招牌,魏良首功。后,良与吴氏遂成莫逆,往来频仍,至今无绝。三大亦不吝赐教,晓以“集人精华,集古通变”,魏良受用一生。
无祖父之教诲,无程吴之提携,魏良无以至今日;无岁月之历练,无坚韧之志趣,魏良无以至巅峰。世人皆知魏良之荣耀,而无知其孤苦。夜深人静,灯火阑珊,他人觥筹交错,舞榭歌台,独魏良赤膊,描摹碑帖,耐得寂寞。床头木箱为案,法帖枯笔为伴,汗流浃背,形单影只,无可描其苦状。如是数载,无改初衷。
方家论魏良“博采众长,不囿一家;行草沉稳,用墨厚朴;遒劲圆和,骨藏肉中;雄浑雅健,庄严堂皇……”云云。
余以为,所谓学者方家之流,人云亦云,唯求辞藻,只知其一,未知其二,徒见其表,不明其里。唯三大吴氏,与魏良交厚,知其然,亦知其所以然——
积学以储宝,酌理以富才;
会古弥今,通变生新。出新意于法度之中,寄妙理于豪放之外;
虔诚膜拜书法灵魂,传递崇尚书法心志。
此言不谬,真谛所在。所谓智者三昧。三昧者,正定,正受,等持是也。魏良致书,心即书,书即心。心无杂念,心无旁骛,用心一也。于书中享受人生,于法中体悟生命。无怨,亦无悔,心态平和,布局谐和。一切时,一切处,寻书法之真谛,置功利于度外,得真味于其中。
书者,抒也。情之所至,兴之所由。发乎心,应乎手,润乎墨,游乎纸。魏良书品,宛若良人。小至蝇头,非凝神静气不能成篇;大似升斗,无胸有成竹难以掌握。尝有一人,得魏良字,爱不释手。视之磅礴大气,凝重古朴,有大家风范。想见其人,必身长八尺,状貌魁伟,须髯络腮。既识魏良,见其体格瘦小,诧异良久,瞠目结舌。
余观夫魏良书法《种菊篱边,观鱼轩外,参禅山里,悟道堂前》、《前赤壁赋》、《正气歌》、《沁园春·雪》诸篇,远视则结体端庄,近观则庙堂气象。
于是,余有叹焉!
博采众长者,不囿一家之法;取法乎上者,无困急就之章。其苍者,如松柏之枝干;其秀者,似黄山之奇峰;其雄者,宛千钧之雷霆;其拙者,类懵懂之婴兒。楷则工匠,隶则参禅,篆则吟咏,行如信步。观之愈久,品其字愈工;视之愈久,觉其味愈浓。
魏良尝为《独白》一首,品之可见其内心,兹录于后,以之作结。
平生无所好
唯爱黑白两道
无论书道与棋道
道义深且远
哲理玄更妙
探幽此道门
未敢言入道
忽来良朋即对弈
偶得闲暇任独草
半醒堂主
独乐此道
 
丁酉如月,秦汉誌于三省斋。

责任编辑:追风者

声明:转载,请注明出处和相关链接。https://www.mingjiachunqiu.com/article/202006/7.html
名家春秋微信公众号
名家春秋微信公众号

扫描左侧二维码加关注,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。(微信号:mingjiachunqiu)

名家风采
  • 刘功义刘功义
  • 李建举李建举
  • 巩作义巩作义
  • 韩成孝韩成孝

微信扫一扫与我们联系

微信公众号

客服微信

联系电话:

02985798502

联系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

运营中心: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

邮编:710000

Email:mingjiachunqiu@qq.com

Copyright © 2019- MINGJIA. 名家春秋报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:野趣网络    陕ICP备1601675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