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名家春秋网!
作品定制
通栏广告
当前位置:主页>艺术评论>文化评论>
软硬兼容话继承
2020-07-02 10:52 来源: 名家春秋网 作者: 秦汉 点击:
软硬兼容话继承
▇ 文|秦汉
长安,始皇封其兄长安君之地,遂称长安。汉初,项羽败刘邦,议定都事,娄敬意欲定都关中,诸将籍非关内,群臣不悦。上询张良,良曰:关中有函谷、陇右之沃野,南有巴蜀之富庶,北据胡人牧野之便利,正所谓金城千里,天府之国。上然之,乃命萧何营造。长安由是日益隆盛,殆至隋、唐,长安帝都,如日中天。
唐人善诗,宋人工词。唐人韦庄有诗云:
长安二月多香尘,
六街车马声粼粼,
家家楼上如花人。
千枝万枝红艳新,
帘间笑语自相问,
何人占得长安春。
宋人范祖禹亦作《长安》诗:
却惜京华不可见,
烟花三月过长安。
长安通衢十二陌,
出入九州横八极。
清袁枚亦有诗《赴官秦中》云:
六朝云物旧淹留,
更向咸阳作壮游。
万首诗篇秦楚地,
半生官领帝王州。
三秦之美,景色为最。华岳雄奇,太白雾霁,大河汤汤,星罗古迹。长安城中,钟、鼓楼乃景中之景,鼓楼径北,北院门居焉。唐之尚书省,宋元明清之京兆府、总管府,皆处其里。郭子仪平“安史之乱”,自陇回陕,二百余回鹘将领,随从而居大学习巷,后成回坊。
回坊之盛,吃喝而已。泡馍、油茶、胡辣汤,牛肉、面皮、葱油饼,羊肉、水盆、芝麻烧,八宝、醪糟、柿子饼,凉粽、羊杂、粉蒸肉……天下小吃,几近囊括,四海食客,蜂拥而至,车水马龙,摩肩接踵,人声鼎沸,熙熙攘攘。
北院门尚在,径南十余丈,有巨宅,甚古,面东,望之俨然,内有照壁,眉梢高悬金字匾额“榜眼及第”。宅主高岳崧,明崇祯年间榜眼,官至太司,崇祯赐高氏宅。清同治十年,子嗣亦钦点榜眼,得御赐“榜眼及第”。高家大院由是而来。民国有俚语“高家房、米家墙,薛家银子拿斗量”。庚寅(1950年)孟夏,国军溃败,共军入城,接管高宅,定其成分“地主兼资本家”。
继承高氏,岳松后裔。甲午(1954年)孟冬诞红埠街。幼时,尝闻之先人:高氏先祖,世代为官,长安望族,书香门第。大雁塔南五里,先祖安居之所在。汝当勤以为学,不辱先人。后,继承入学许士庙,许士庙者,长安街巷,因隐士许由祠庙而得其名。继承启蒙于此。其时家道中落,邻人屋舍灯火通明,高家油盏昏暗,继承不明就里,亦无攀比之心。其父以“凿壁偷光”励其志,又晓之以先祖故事,端其行、固其本——清同治元年(1862年),陕西回乱,血洗同州八女井,杀万人。由是一发而不可收。华州、渭南、临潼,一路西奔,逢汉必杀。回鹘首领任武,初,抗安抚使,已而,弑母、杀妻、灭子,以示其志。亦有白彦虎者,誓掘黄陵,杀人如麻。当是时,回鹘兵数十万,号“陕回十八营”,区区数月,关中五百余万隶庶已然生灵涂炭。
越明年,宗棠左公率部剿捻入陕甘,遂令“所有白彦虎部回逆,拒纳降,斩立决!”回乱遂熄。
高氏先祖,清廷为官,通周易,晓阴阳,善预测。一日觐见,帝曰:回乱甚烈,西安若何?
高氏秉:臣居北院门里,四周回鹘甚多,周遭尽乱,独西安回鹘恭谨守法,一无匪气!
帝遂下旨:城内按兵不动,城外格杀勿论!
高家有恩于回人,回人与高家相安无事,自古而今。
老子曰:祸兮福之所倚,福兮祸之所伏。非常岁月,必有非常之事。
继承幼年,适逢焚典籍,破四旧,斗五类,砸神像,风起云涌,甚嚣尘上。地下诗人郭氏《相信未来》时流传甚广。
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
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
我顽固地铺平失望的灰烬
用美丽的雪花写下——
相信未来!
当紫葡萄化为深秋的泪水
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
我仍然固执地望着凝露的枯藤
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——
相信未来!
总角之时,先人嘱其习字:吾祖家境优渥,声名远播,而今家道中落,汝当拥一技之长,安身立命。诗书常读,碑帖常练,他日马扎一副,秃笔一支,谋职邮驿,替人修书,亦可生活。继承铭记,习字无辍,以棉绕棍,以水作墨,颜氏碑帖,日日摹写。童子之功,于是修焉。
及长,时局益乱。所谓苦大仇深者,扬眉吐气,肆意妄为。长安街巷,斗士振臂,喊声震天,一呼百应,赤橙黄绿,纸片飞舞,铺天盖地。继承携之还家,习字于其上,不亦乐乎。
书法之事,无入其间,不知其乐;无缘其里,不觉其惠。继承生而矮小,一俟下学,常被欺侮。写字之余,亦练拳脚。年余,再遭戏弄,冤家路窄。学长自恃强壮,方欲卡脖颈,继承亦非昨日柔弱,擒其腕,扼其臂,瞬间令其刮目,再视胆寒,狼狈败走,自此井水不犯河水,相安无事。
古人云:家有资财万贯,不如博艺在身。无用之时,一如他人,时来运转,必脱颖而出。已酉(1969年)夏,继承求学四十四中,时兴墙报、壁报、大字报。自此一技之长,终显山露水,因字迹秀丽,常出板报,办墙报,师生皆知其名。始觉昔日辛苦,而今受益非常。
人之脱颖,家风为上,勤苦次之。先祖阴德,庇佑子孙。七零年代,上山下乡,几成风尚。继承独子,得以幸免。遂进西化,专司化验。亦因其字,常抽调工会,书标语,写大字,如是数载,荐北大核物理汉中环保办。再数年,自觉才疏学浅,求学电大中文。刻苦二年,夯实基础。甲子(1984年)孟夏学成,遂入西安社科所资料室,以书法誊写资料。资料所,书刊包罗万象,继承如入知识海洋,日以继夜,博览群书,如饥似渴。乙丑(1985年)转调市委党校,丁卯(1987年)又进省工商,做政研,庚午(1990年)转个体处,后十年退。
木孕之久而果味甘,水积之深而蛟龙潜,技持之久而声自远。继承幼时,聪且敏,静而慧。习字临帖,摹碑抄经,日日精进,未有停顿,几十年如一日焉。心中常念先祖遗训,胸中常怀赤子之心,日久生变,功夫不负。癸亥(1983年)夏,浙江一杂志书法大赛,征稿神州,继承小试牛刀,钢笔书法《    》一举功成,位列三甲。由是,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自此,其心愈专,其志弥坚。始工硬笔,至今无辍。当是之时,书法势头正猛,似决堤之江河,钟情者如过江之鲫,一派昌盛。继承志不在小,欲举硬笔书法大旗,拟报告,找主管,上下奔波,无知其难。三大吴氏,长安书法大鳄,时任书坛要职,见继承心诚,视之晚辈,鼎力提携,丙寅(1986年)清和,中书协陕西分会硬笔书法研究会诞生,会员逾万,遍布三秦。
硬笔,殆以钢笔、蘸笔、木笔、铅笔、竹笔、圆珠笔为工具,墨水为载体,弃软笔之粗壮,彰点画之纤细,去其筋肉,存其骨质,携之便,书之急,用之广。真、草、隶、篆、行,无所不能;点、横、竖、撇、捺,皆成风趣。硬笔循序渐进,俨然自成一脉。继承尝因家贫无以为纸墨,涉足硬笔。如塞翁失马,时过境迁,反复向好。寒窗数载,积淀书外三尺之功;研修二年,彻悟翰墨道法之妙。庚辰(2000年),再入交大明善钟氏麾下,研习书论。钟氏,书法教授,尝谓笔有四德——尖、齐、圆、简。柔之以墨,则轻重、粗细、燥湿、浓淡立现,其美无穷尽矣。继承由泛而专,由浅入深,凡书论、字义、结体、章法,以至书风、演进、传承,无不涉猎。往昔尽皆乱涂鸦,而今高处不胜寒。钟氏有言:字字有来历,笔笔有交代,继承以之为座右铭。
凡为国之君,非豁达不足以成大业;凡技善之人,非天赋不足以成大事。继承少小即学字,及长而法帖,学以致用,心无旁骛,止此一技,功到自成。一则故事,继承足以木秀于林,挺立潮头。
丙戌(2006年)仲秋,硬笔书协大咖云集京城?,各省诸侯纷纷施展,饱蘸书墨,你方刚挥毫,他方又泼墨,皆软笔之功。硬笔书协盛会,毛笔居然主角。继承稳坐一隅,览报纸时事。许久,待喧嚣驻歇,方才移步案几,技高一筹,不足挂齿,以智取胜,方是圣手。手中报纸,只消一卷,纸笔立就,展纸、着墨、运笔,急就一章。初,众愕然,不以为意;已而,始瞠目结舌,惊呼其技;书毕,掌声、赞叹声,汇聚一堂。是技也,无一人不错愕,无一人不诚服。未识之者,询中华庞氏:怀此绝技者,何人?时,庞氏硬笔书协主席,告曰:长安高继承也!
 翌年,当之无愧,位居中国硬笔书协副主席。
吾识继承久矣。常赴其长安凤城画室,四壁皆其书品,硬笔巧夺天工,软笔质淳拙朴。章法严谨,布局奇巧,观之赏心悦目。余尝观其书摩诘《山中》,易经《天行健》,《佛语陀言》,《爨宝笔意》,《我的家乡在陕西》,《观自在》诸篇,毛笔、硬笔兼施,各具风格,相得益彰。
京城有雷原者,就职北大,谓继承曰:
承宗继法,拙朴为尚,双管合璧,取法高古。意境深邃,宗《爨宝子》、《始平公》,融数碑于一体,刀砍斧斫,潜质创意,空灵效果。其书,笔、墨、字、章、款、印诸法,秉宗法而出新境,《孙子兵法》、《道德经》、《岳阳楼记》气势磅礴,精美绝伦。
长安有名安子者,好书画评论,尝论继承:
血存文质,性含文气,上追甲金篆隶,下及行楷草魏。硬笔乃其第一功也。金刀纸卷,皆可为笔,大小正横,皆可抒义。端严,书之态也;瘦硬,书之体也;中和,书之情也;素秀,书之味也。视之高,谋之大,功夫深,气象新。结体宽博,俯仰有仪,拙中藏巧,不落俗尘。放手,放情,放笔,看似随意不苟,实则胸有成竹;看似荒诞丑僵,实则儒雅幽默。自成一家矣。
软笔乃其第一趣也。中锋大器,不避侧锋,中偏互用,笔法灵动。奇崛,书之形也;生辣,书之势也;刚健,书之神也;遒丽,书之韵也。敛而紧,拓得开,力匀道,气场顺,心手宽裕,气质蕴含,朴中藏秀,不落窠臼。放怀,放歌,放墨,看似东行西走,实则满纸风采;看似点画不经,实则字中有笔,自得一趣也。
软笔是起根也,硬笔是其果也。根深而果茂,果茂而溢香。高继承软硬二笔,双响双绝,誉满三秦。
或曰:字如其人。继承以文立身,以字成名。国展、书风展、行书展、册页展、草书展,均有其一席之地。犹以《怎样写好写快钢笔字》一书,影响甚巨,刊印百万。融思想、哲理、书论、技法于一炉,惠及后人。草莽低俗之人,无知其苦辛,徒羡其声名;蝇营狗苟之辈,无知其境界,止妒其才华。子曰:君子矜而不争,群而不党。继承弃功名利禄如敝履,心有所属,技有所专,业有所成。昔日混迹体制内,居一方宝座者,一无所长,无所事事,闻继承书坛成就,既羡且恨。
尝有人描绘继承书法,拙而老,古而雅,人书具老,古朴拙趣,自成格调。一张一弛,几近道矣。巧整而谦和,率真而自然,浑厚而饱满,圆熟而智慧。超然于绳墨之外,寄情于金石之中。摇曳生姿,软硬兼善,功力深厚,沁人心脾,云云。
丁酉(2017年)蒲月,秦汉誌于长安三省斋。

责任编辑:追风者

声明:转载,请注明出处和相关链接。https://www.mingjiachunqiu.com/article/202007/132.html
名家春秋微信公众号
名家春秋微信公众号

扫描左侧二维码加关注,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。(微信号:mingjiachunqiu)

名家风采
  • 刘功义刘功义
  • 李建举李建举
  • 巩作义巩作义
  • 韩成孝韩成孝

微信扫一扫与我们联系

微信公众号

客服微信

联系电话:

02985798502

联系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

运营中心: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

邮编:710000

Email:mingjiachunqiu@qq.com

Copyright © 2019- MINGJIA. 名家春秋报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:野趣网络    陕ICP备16016759号